“不要!”泰瑞莎的心脏砰砰乱跳。她感觉轻微的窒息。尽管明白,杜深此时的表现并不真实,女孩仍然陷入一种奇妙的幸福感中。她感觉自己终于找到幻想中的,来自家人的温暖。

    杜深并未有丝毫的动摇,他的右手不断加力。普格尔发出痛苦而微弱的哀鸣。

    “松手!”“放开他!”看到杜深是真的敢杀人,众长老混乱起来。他们纷纷起身,冲到杜深跟前,却又不敢靠得太近。

    有长老发出威胁:“杜深,松开普格尔。他死了,你也活不了!”

    杜深无视众人的包围,冷笑:“你们以为我怕死?吾主所受的屈辱,就该由鲜血来洗刷!”

    “够了!”梅根再次重重拍打桌子,“杜深,普格尔或许的确有错。但他罪不至死!你先放开他。他会忏悔并弥补自己的过错!”

    因为缺氧,普格尔已经大脑昏沉、眼前发黑。普格尔是真的怕了。听闻梅根的说法,他立刻开口附和、乞求。然而,因为脖子被掐住,他只发出短暂而轻微的“咔、嘎”声。

    周围响起众长老噪杂的附和:“对,普格尔罪不至死!”“放开他吧!让他道歉。”

    众人的呼喊太杂乱,把泰瑞莎的呼喊淹没。

    杜深略微松手,等待一阵。他高高抬起左手,瞬间压下众人的聒噪。杜深把普格尔的双脚放回地面:“那么,我就给他一次机会。”

    杜深用左手揪住普格尔的后领,以此协助对方保持站立。他收回右手,凑近普格尔的耳朵:“普格尔,你知错了吗?”

    普格尔咳嗽不停。他缓慢而轻微的点两下脑袋,失神的双眼忽然流下泪来。

    杜深再次冷漠的大声询问:“你是不是感觉愧疚?是不是想道歉?是不是会洗心革面?”

    普格尔似乎破罐子破摔。他重重点头,只是泪水越流越急。

    “好,我就相信你一次,”杜深缓慢踱步,伸长左手把普格尔递向距离最近的长老,“梅根女士,我想继续召开会议。没问题吧?”

    梅根短暂沉默,阴沉的点头:“没问题。”

    听到回答,杜深这才微笑着把普格尔扔出去。几个长老合力将普格尔接住,检查、询问他的状态。其他长老,有的暗自构建巫术,有的直接冲向杜深。

    杜深暗自戒备,随时准备激活幻想武装和支配权杖。

    “都给我住手!”梅根的大喊,及时终止众人的冲动。

    已经有长老冲到杜深跟前,就差挥出拳头。杜深镇定自若的冲突然住手的对方一笑。他转身,推开人群,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下。

    长老们目视他的背影,怒火中烧。

    “普格尔的确有失礼的地方,”梅根咬牙吐出这句话,“先决定之前准备的议题,稍后再讨论刚才发生的事情。”

    有梅根的积威,再加上泰瑞莎和杜深的身份的确特殊。众长老暂时咽下愤懑之气。他们当然不是原谅杜深的所作所为,而是打算先确定,如何对待泰瑞莎及其背后的守护者。稍后,才好确定将杜深炮制到哪种程度。

    普格尔站在人群中,恨恨的瞪视杜深。有人询问他,是否先行离开。普格尔坚决的摇头。在旁人的搀扶下,普格尔走到最近的座位坐下。其他长老,也先后落座。

    会议并未立刻开始。梅根似乎是刻意给众人留出冷静的时间,她半天没有开口。

    普格尔不停抚摸脖子。他时不时的轻声咳嗽,始终以阴狠的目光注视杜深。

    杜深冷笑,翘起二郎腿,双手交叉横抱胸前。他的作态,自然引来更多的不满和怨愤。

    好一阵,梅根才稳定自己的情绪。她的脑海,不由浮现几日前的场景。杜深驱使尸鬼袭击小镇。当时,梅根等人固然还有强力手段未施展出来。但纵使能消灭杜深及其属下,星环必定死伤惨重,元气大伤。说不得,就会因此衰亡。

    梅根暗自提醒自己“不能翻脸”。她平静的道:“杜深请求,再次举行仪式,确认泰瑞莎的继承人……”

    “还有什么好确认的,”普格尔大声打断,伴随轻微的咳嗽,“上次不是试过吗?石像根本没反应。说明泰瑞莎根本不是暗影堡的传人。她就是个骗子……”

    普格尔的话突然一顿。他忽然发出短促的惨叫:“啊!”

    众人一惊,这才发现,普格尔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一具人骨骷髅。骷髅似乎从背后,用一把细剑刺穿普格尔的胸膛。锋锐的剑尖穿破衣衫,从普格尔的心口冒出头来。普格尔的胸前转眼被血水打湿。他的双眼瞪得老大。他歪倒,再无声息。

    杜深站起身来,缓慢摇头:“我给过你机会的!冥顽不灵。”

    众人终于反应过来。房间里顿时大乱。距离较近的长老冲到普格尔跟前,检查他的情况。其他长老,要么飞速构建巫术,要么直接向杜深冲来。

    藏青色的铠甲覆盖杜深的全身。杜深手持支配权杖,主动迎向冲来的敌人。众人所处的密室,边长本来就不到五十米。权杖的干扰立场,笼罩全场。

    那些构建巫术的长老,蓦然发现,往日得心应手的巫术,老是莫名其妙的出错。他们一时无法发出有效的攻击。

    至于那些试图近战的长老。他们尚未冲到杜深跟前,就被魁梧的身影堵住。密室本来就相对狭窄。不到二十只尸鬼,就将杜深同敌人分隔开来。尸鬼挥拳。前冲的长老要么直接被击倒,要么接连败退,苦苦支撑。

    “杜深,你想做什么?”身后响起尖叫。杜深猛然感觉,身后出现明显的能量聚集,越来越强烈。

    杜深转身,没在梅根的身前看到任何异象。但他知道,梅根正在构建巫术,而且威力巨大。梅根果然实力强横,居然不受支配立场的影响。

    杜深大声冷笑:“梅根,我只是想使局面安定下来。你想逼我翻脸屠杀?”

    梅根犹豫,身前的能量反应并未消退。

    “好,我就放开手脚夷平整个众星之环。”杜深目光越来越冷。他的身前出现尸鬼,一头,三头,七头,十五头……

    随着尸鬼越来越多,梅根终于中断巫术。她恼恨、颓丧的大喊:“都给我住手!”没有人听从梅根的大喊。

    杜深听到泰瑞莎同样发出劝止。但他无动于衷。

    因为是参加会议,梅根和众长老几乎都未携带强力装备。密室相对逼仄的环境,虽然对尸鬼造成一定的掣肘。但有杜深事前准备的骷髅配合,所有长老先后被拿下。

    或者断腿、断胳膊,或者被骨剑刺穿肩膀,或者满身青肿、淤血。所有长老基本丧失战斗力,但神智清醒。他们被尸鬼带到杜深附近,扔在一起。

    “各位,”杜深环视仰躺于地的诸位长老,“我本来是很希望,跟大家心平气和讲道理的。可是,普格尔长老的表现,令我非常失望。漫长的时光,似乎让你们养成太多无谓的自以为是。”

    “你们的先辈,曾经发誓世代效忠暗影堡的主人,亦曾发誓效忠于他的子孙。身为后代,你们理应遵循先祖的誓言。可是,你们现在,居然挑剔自己的主人?”

    “我实在厌烦你们自命不凡的试探和纠结,”杜深转身,面向被尸鬼夹在中间的梅根,“请选择吧,诸位,梅根阁下。请你们告诉我。你们是否愿意遵从先祖的誓言,履行亘古传承的职责?”

    地上的众长老恨意难消。他们都不说话,只是沉默的瞪视杜深。倒是梅根神色复杂的诘问:“杜深,你这么逼迫,就能获得我们的效忠?以这样的手段,就算我们屈从,你就能放心?你就不怕,我们在关键时刻反……”

    “梅根阁下,”杜深平静的打断,“请你们回答我的问题。我不在乎,你们是否真的忠心,。我只想知道,你们是否要履行先祖赋予的义务?”

    梅根挣扎一阵,又问:“如果我们回答‘不’呢?”

    “叛徒都该死,”杜深略微狰狞起来,“金砂城的经历告诉我,叛徒都该杀。既然你们选择背叛先祖的誓言,我将赐予你们应得的惩罚。”

    “不,”梅根很激动,“你不能这样!我们都不知道,是哪代先祖发下的誓言。祖先承诺的重担,不该强加我们的身上……”

    “誓言就是誓言,”杜深肃然的摇头打断,“违背它,就该受到惩罚!梅根阁下,这么说,你们是选择违背先祖的承诺?”

    梅根垂首,默不作声。

    “明白了。”杜深把权杖交到左手。他的右手忽然出现一柄骨剑。杜深随便走到一名长老跟前。

    “杜深!”看到杜深似乎俯身就要刺死地面的长老,泰瑞莎不禁开口。

    杜深抬手阻止:“泰瑞莎,站住!想想加里森叔叔,背誓者,都该死!”

    泰瑞莎驻足,面露不忍。她思绪混乱。

    杜深俯身,真的就用骨剑刺穿跟前长老的胸膛。那个长老似乎没想到杜深真的说杀就杀,他的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其他长老激烈的挣扎起来,却又被身边的尸鬼瞬间制服。杜深走到另一名长老跟前,再次俯身就刺。

    “等等!”梅根的呼喊,及时拦住杜深的刺杀。地面的长老身子发软,差点吓晕过去。

    杜深扭头,看到梅根复杂而冷冽的目光。梅根冷漠的道:“我还没告诉你我们的选择。如你所愿,我们决定接受自己固有的命运。”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