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青稳住了自己的心神,低声道:“要他如何反主?去搜集相关的证据吗?”熊三的位置,的确更容易得到一些信息。

    “自然。”宋江风叹息一声。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不知为何,他心中轻松了一些,问道:“熊三这类人逐利,若是有能够打动他的利益,他自然会帮我们做事。”

    说到这里,沈青想到了现代的线人。警察办案,许多事情都离不开线人。

    既然他是吕孟元,也是熊三,当然也要为熊三争取到一些利益。

    关于熊三的频道是枭雄,枭雄……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此时并非乱世……什么是对他有利的呢?

    他当过熊三,掌握了一些记忆。熊三的本名乃是陆登客,他现在一心想着复仇,还没有做枭雄的意思,可以说现在的熊三根本没想过做枭雄。他如今一心想的,就是为家族报仇。

    他刚刚投入到曹轩的麾下,目的其实是瞄准的与曹轩想来交好的卢公公。

    如今,正好是曹轩和卢公公交好的关键时候,熊三一定会帮忙,让他把曹轩和卢公公都扯出来,对熊三来说岂不是自断其路?

    不管怎么说,如今放在沈青面前的,有两件事。吕孟元的名臣要当,熊三的仇要报。

    仔细一想,这其中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可以。吕孟元与熊三可以是从古至今最稳固的同盟,因为他们两个本来就是一个人,都要沈青去筹划。

    沈青这般沉思,落在宋江风眼中,宋江风问道:“你有什么主意?”

    沈青摇头道:“关键还是要弄清楚事情的经过。卢公公想要的是林氏,为什么马铁大会死?这其中的联系是什么,关键在谁?马铁二才是她的夫婿啊。”他顿了一下,并没有说出熊三朋友口中,马铁大对林氏的心思。

    时机还不到。

    “关键还是林氏。”宋江风眯眼说道。

    沈青心中赞叹,不亏是宋江风。没错这件案子的关键,就在于林氏。这其中种种,她知道的最清楚。

    不过,涉及到曹轩,便不能打草惊蛇,林氏那里还不能动。

    还是要从熊三这里入手。

    “主事,熊三这里,交给我办吧。”沈青说道。

    宋江风点头,却并没有报什么希望,“若是他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我提出来。若是力所能及,自然会相助。”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沈青看来,此时的宋江风比之前多了一些底气。他想,这或许和宋江风口中那位贵人有关,那位贵人提供了曹轩和卢公公的线索口供,是不是表示会支持这个案子的查办,所以宋江风才有了底气。不知道,那人究竟是谁?

    两人谈话出来,就将熊三放了。

    如果扣住熊三的时间太长,难免会引起曹轩的疑虑。

    案子有了眉目,而且似乎是个可以立功的大案子!更关键是得到了某个权贵的支持,没有什么比这更高兴的了,宋江风要留下沈青喝两杯。

    他自然不会拒绝。

    吃酒到微醺,这才回家。

    他刚回到家,就发现气氛不对。让请的护院和丫鬟婆子,也没有请。院子里还是这几个人。

    他疑惑着,梦柔忙走上前来,一边扶住微醺的他,一边道:“那边传了话过来,说要断了少爷的银两开销。”

    沈青冷笑。

    这是打断了那个奴才胳膊,引起的反应啊。

    寻声脸色涨得通红,“家已经分了,那些银子本来就是少爷的,他们扣住不给,非要一笔一笔往这边送,还说是怕主子乱花钱!现在倒好,一点脸皮也不要了,将少爷那些银子也扣住了!”

    不仁不义,做了个透透彻彻。

    他一个王府的大少爷,分家出来,只分到了一个宅子,两个铺子,还有远在江南的一百亩地,至于银子……如今算是没有吧。

    这是故意要给他难堪,让他难过。

    他一个现代人,甚至有遥控器这个金手指,难道真的会饿死?

    沈青冷笑之余,对王府的怒意多了几分。

    他说道:“我睡一觉,醒了去铺子上看看。”那两个铺子还不知道是什么情景。

    午觉醒来,已经是申时末,大约四五点的样子,他睡了两个多小时,简单洗漱了,便出门去了。

    两个铺子并没有挨着,离得还挺远,一个在城北,一个在城西,都不是京城繁华的地段。

    城北是平民区,城西则是商户所在的地区。城北的铺子是一家衣装店,卖的是粗布衣裳,没有绫罗锦缎,最好的布匹也只是棉。城西是一个小饭馆,真的是小,也就能容纳二三十人同时用餐。

    这两家铺子一看,就有问题。

    衣装店,开在平民区,平民一年四季就那么两身衣裳,什么时候添新衣?自然是富贵人家喜欢添新衣,可富贵人家添置的多是绫罗绸缎。可以想见,这个衣装店的利益,是赚不到多少钱的。

    再说那个小饭馆,开在商人居住的富贵区的边缘处……还不如开在平民百姓区。商人可不会去这种地方吃饭,平民也不会跑那么远去吃饭。生意自然也不红火。

    两个店的掌柜他也见了,中规中矩,没有什么大本事,却算老实。不过好在,不是岳氏的人。岳氏定然是看不上这里两个铺子,才给了他。说出去,至少是京城的两件铺子,好听一点罢了。

    两个店铺的账册,他自然也看过了。铺子是自己的,没有租金,这才能赚一点,可是赚的也不多,刨去管事和伙计的开销,每年也就十两银子左右,大多时候都是七八两。

    两个店加起来,每年不到二十两银子。

    放在一般百姓家,每年十两进项足够一家人的吃喝了。吕孟元可是王府的大少爷啊,平日里打赏都会使一些碎银子,王府中最普通的奴婢,每个月也能有二两银子的月钱。

    这分明是打他的脸。他还必须收着,不然这点钱也不会有。

    沈青沉默了好久!

    寻声和掌柜噤若寒蝉,生怕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过了许久,寻声只听他问:“王府收益最好的铺子是哪个,做什么生意?”

    寻声一愣,看了旁边的孔掌柜一眼。孔掌柜毕竟是西边的掌柜,平日里听的看的不少,答道:“王府进项最好的两个店铺是聚贤楼和丰宝斋。”

    聚贤楼是酒楼,是京城多年老店,口碑一直很好。丰宝斋则是卖珠宝首饰的铺子,京中贵女大多只认那么两三个首饰铺子,其中就有丰宝斋。这两个名字,在京城一点不陌生。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