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宇文泷漓

    女子身材姣好,一头长发束在身后,和宇文兰差不多高的身子显得有些柔弱。

    衣着简单,一身纯白色衣衫,衬托着她出尘的神韵。

    两位女子站在一起,气质都是上佳之人,但却给他人不一样的感觉。

    宇文兰活泼,而旁边之人便显得愈加成熟稳重一些,一眼看去就知道她乃是世家中人,不同于散修世俗。

    其实洛珒也有不解,宇文兰也是一个隐世道统中出来的人,但是身上却没有一点痕迹,和散修作风一般无二。

    “宇文泷漓?”洛珒猜测性的问道,能和宇文兰站在一起,并且不避讳洛珒混入灵址,这丰都势力之中你只有宇文家大小姐了。而且在丰都之地,有着如此姿色的女子,也只有被誉为仙子的宇文泷漓一人可选,

    后者闻言没有什么话语,只是冷淡的点了点头,黛眉微微皱着,似乎对宇文兰自作主张的带一个人进灵址不怎么满意,但是又因为某些原因无法反对宇文兰的做法。

    “你就是风月小姐你所言的师弟?”宇文泷漓的语气很平淡,没有什么波澜与情感,仿佛这世间任何事都在她心里不会有什么真正在意。

    洛珒听着这冷淡的话语有着几分不爽,似乎这宇文泷漓对自己的到来很是不欢迎。不过他却立马被其话语中的信息吸引了注意力。

    “风月小姐?你本名叫风月?”洛珒看着一边吐舌头的宇文兰问道。

    “我姓风月……”她也不否认,不过也只是说了这么一句话后就不再理会洛珒,并不想把真名告诉他。

    旁侧的宇文泷漓听着两人的话语眉头皱得更重了,看这情况,这所谓的小师弟连师姐的真名都不知道。

    不过宇文泷漓接下来的话语却让洛珒神情一滞,心中对她的印象也是立马改变了。

    “风月晓情姑娘,不知我是否可以将你的真名告诉他呢?”

    “看来你对我多带一个人进来还是不怎么满意啊。”宇文兰,也就是风月晓情淡淡说道。她明白宇文泷漓是故意这样,以表达自己的不满。

    两位天仙般的女子轻语交谈,洛珒就这样站在边上也不说话。他需要弄清楚这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以及有着哪种目的。

    简单的利益合作?

    洛珒是不会相信的,她们两人看起来虽然相识不久,但是彼此却有着一份信任,而这信任的来源必定不寻常。

    “风月师姐……”洛珒终于插上了话:“我现在就想问一下,我在一气瓶中待了几天,应该不是你最开始说的两三天时间吧?”

    虽然在乾元一气瓶中没有任何计时之物,但是模模糊糊中他也能感受到,虽然很是不准确,可也能确定绝不止两三天的时光。

    “额……嘻嘻……”风月晓情毫不尴尬的嘿嘿一笑,“小师弟啊,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这不是进来灵址了吗,过程不重要。”

    “……”

    而站在风月晓情旁边宇文泷漓似乎对二人的话题没什么兴趣,此刻缓缓迈步向着前方密林深处。

    到了此刻,洛珒才注意到几人所在之地是一个小山坡,上面裸露着坚硬冰冷的岩石。

    四周是密林,鸟语鸣叫,和灵址外的无名大荒不同,秘境中的树木就如凡俗世界般正常,没有过于高大参天的虬木。

    甚至还有这一道浅浅的溪流潺潺涓涓从中流淌。

    “几天?”洛珒也不管宇文泷漓的离开,继续追问。

    “哎呀,宇文大小姐都走了,你还不快跟上去。”然而风月晓情根本就不回答他的问题,指着那白衫倩影。

    话语刚落,她曲线曼妙的身子便是轻轻一跃,顿时腾空而起。

    不待洛珒说话,风月晓情修为轰鸣间,身躯周围弥漫上淡淡紫色涟漪,托着苗条修长的身子就要腾飞离去。

    洛珒见状立马喊道:“你去哪?”

    风月晓情闻言不为所动,身躯周围涟漪翩翩,竟真的踏空离开了此处小山坡。只远远地传来一句话。

    “你跟着泷漓,他会带你到传承之地,我有些事要处理。”

    清脆如铃的声音随风消散,山坡上只剩洛珒迷惑的站在原地。

    “就这样把我丢下了?”

    ……

    可没时间再思索什么,洛珒立马向着前方密林赶去,也就是那之前宇文泷漓离开的地方。他需要跟着她直到灵址的传承之地,若是自己一个人丢在这秘境之中,洛珒自认为肯定会迷路。

    另一方面,迷路还没什么大事,若是遇上了丰都势力的人,让人知晓一个外人混进了灵址之中,那惨烈后果……洛珒不敢想象。

    一路快跑,终于是追上了一身洁白衣衫的宇文泷漓。

    她明明看起来是个柔弱女子,可速度却不慢,只见他身躯轻盈,在林间起落,若一个白精灵一般,几步就到了百丈之外。

    洛珒展开修为追在身后,此时宇文泷漓修为散开时他才发现,这大小姐的修为一点也不弱,应该是在七魄中较高的境界。

    “师姐叫我跟上你,你带我去传承之地。”洛珒终于赶到了宇文泷漓身侧。

    “我只会把你带进去,其余生死由命,与我无关。”宇文泷漓的语气淡淡的,不带情感。若不是与风月晓情有着约定,洛珒相信这冰山女子或许连一眼都不会看他。

    “里面很危险?”洛珒问道,他想要知道传承之地的情况,不想随意冒险。

    “无可奉告!”后者却只是语气冰冷的说道,之后无论洛珒再询问什么,她都闭口不答,不想与之多语。

    一路无话,两人沉默赶路。

    密林很深,足足在之中穿行了近半个时辰二人才从中走出。

    映入眼前的是一片茫茫荒原,入目几乎没有树木,只有草色青翠,从脚下铺向了遥遥的远处。

    洛珒不由得回头看去,那片密林还在,树木茂盛密集。而从他们站脚之处开始,似乎有什么力量隔断了自然一般,赫然连接着一片茫茫草原。

    “不是自然形成的……”洛珒只能在心中如此猜测,没有丝毫询问宇文泷漓的想法,因为就算是开口了,后者也只会如同没听见一般不回答。

    踏出荒原,宇文泷漓脚步没有丝毫停留,继续向着荒原深处飞速赶去。

    她一身长衣白衫,修长秀发束着披在身后,洛珒在身侧能闻到轻微的体香。

    明明是一个花季少女,可脸上表情却是不变的冰冷,和风月晓情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洛珒跟在宇文泷漓身后十分的不适应,心里居然开始有点想念那活泼又无法无天的臭丫头了。

    “我是被那丫头气傻了吧……”洛珒赶紧摇头晃去了这荒诞想法,难得那无良丫头离开一阵子,得好好享受这宁静的时间才对。

    草原其实不是很大,但两人也是用了足足一个时辰才穿过去。

    洛珒气喘吁吁,若不是修为突破过,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在这无休息的赶路中坚持下来。

    一路上宇文泷漓一点也没有照顾洛珒的意思,赶路的速度极快。

    终于是到了荒原尽头,抬眼看去,洛珒首次看到了宇文泷漓外的丰都之人。

    草原外安静横卧着一道低矮却绵延很长的山岭,而他们如今所在之地,正好是最中间。

    一道十丈高大的石门嵌在山岭之中,上面满是岁月雕刻的斑驳。

    守门紧闭,门口有两个衣着古老石像站立,周围稀稀落落的站着数人,眼神期盼的看向石门。

    随着宇文泷漓的到来,那些人神情立马变了,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投了过来。

    “那是宇文家的大小姐吧,果然美若天仙。”

    “丰都仙子都来了,不知道金家的那位来了没有,听说两家要联姻呢……”

    “大小姐驾到了……”

    “……”

    那数人之中丰都三家的都有,很多人都在悄悄低语着。

    等两人走近,众人终于才注意到宇文泷漓身后的洛珒。

    “那是谁?宇文家有这人吗,我怎么没什么印象?”

    ……

    洛珒可管不了他们的窃窃私语,此时就跟在宇文泷漓身后,等她带自己进入传承之地。

    面前是一道沧桑古老的斑驳石门,门口两个石像很是古老,历经了岁月沉浮,不知道究竟是哪个时代的产物。

    “想必那就是传承之地的入口了,可这些人怎么不进去?”洛珒心中自语,也环视着周围人群,这之中大多数的三魂境界的修士,且都是半只脚踏入了七魄,相比较而言洛珒是这所有人中修为最低之人。

    “这……宇文小姐是要带他进传承之地?他和仙子究竟是什么关系?”有人疑惑的自语,要知道传承之地只有七魄境界之上的修士才可进入,而且修为有很大瑕疵的七魄修士也会被阻挡进不去。

    在三魂境界要想进入传承之地只有两个办法,得到传承之地的特许,或是由一些特殊人物带进去。

    其中所谓的特许只有三势力的巨头知道怎么获得。

    而特殊人物,那就是曾经得到过特许的人!

    宇文泷漓,正好便是特殊人物。她曾在几年前,修为还在三魂境界时得到过这传承之地的特许,也使得她修为从此一日千里,成了而今宇文家年轻一辈的领军人物。

    “晚辈宇文泷漓想要进入传承之地,并带一名三魂修士跟随。”宇文泷漓此时已经走到了石门面前,在众人的目光下,向着那两侧的石像行礼道。

    “那人是谁?宇文小姐居然真的要将他带进去传承之地……”身后有人惊呼。据他所知,就算是特殊人物带人进入传承之地也只有一次机会,且只能带一个人。

    每个特殊之人对于这个名额都是很宝贵的。

    因为有传言称,三魂境界进入传承之地会有不同于常人的机缘……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