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公主这么说,那我就勉强答应了吧。”赵健一撇嘴,其实他环顾四周见人山人海热闹异常,还巴不得留下来呢。

    “多谢。”秦无双微微一笑,看着赵健,意味深长。

    而秦无双回到大秦国的消息,在第一时间传回了皇宫之内。

    秦皇——秦龙华特命百官迎接,即便是向来不和的八位皇子,也难得一同出动,迎接这位五岁便上了天界的妹妹。

    秦无双等人来到大秦国内不一会,八位皇子领着百官浩荡而来,随同前来的官兵亦不下千人之多。

    实在好威武气派的阵仗。

    为首的八位皇子骑着八匹骏马,来到秦无双面前之后,同时翻身下马,齐声说道,“皇妹,父皇以等了有些时候,皇妹和我等快快回宫吧。”

    “见过诸位皇兄。”秦无双以拱手,点头道,“已有一年多余没见父皇,也不知他身体近况如何?”

    正说着,便听一阵浩荡马蹄声涌来,这时候文武百官和千余官兵骑马赶来。

    “参见公主。”

    见到秦无双后,文武百官和千余官兵一同翻身下马,跪在了她的面前。

    “平身。”扫视了众人一眼,秦无双问道,“诸位大臣,父皇身体近况如何?”

    “回公主的话。”

    这时一个老者站了起来,哀声说道,“皇上龙体已大不如前,只怕,只怕拖不到年底了。”

    那站起来的老头,乃是当朝的宰相。

    “这样啊……”秦无双一皱娥眉,沉思了片刻,说道,“那快点带我去见父皇吧。”

    “对了,你们?”说着,秦无双又看了陈飞亮等人一眼。

    “公主请放心,我等自由安排,勿需公主多虑,公主还是快点回去见皇上吧。”陈飞亮道。

    “既然如此,那我放心了。”秦无双点了点头,忽脚尖一点,踏入空中之际,便欲飞去皇宫之内。

    “唉,公主,那我呢?”

    眼见秦无双要飞走,这时候赵健急忙说道。

    “你……”

    秦无双狠狠瞪了他一眼,这人真麻烦,可恶。

    不得已落回地面,秦无双来到宰相面前,悄声吩咐了两句后,便飞掠长空,向皇宫而去。

    眼见秦无双不理会自己,赵健也没有找她再问,正要转身走呢。

    “慢。”年老的宰相一下拦住了他,“赵先生是吧,公主吩咐让我好生款待你,你且不要走,随我前来。”

    “好吧。”赵健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了。

    毕竟回终南山修炼的话实在有些无聊。

    大秦国这么热闹的地方应该有的玩了。

    其他文武百官随着八位皇子回到了皇宫。

    赵健随着那年老的宰相,以及一百多官兵的护送,来到了一间富丽堂皇的小院之中。

    院子是特别为赵健安排,在帝都中心,离着皇宫不远。

    小院之内安排有数十家丁和侍女。

    将赵健安排完毕后,年老的宰相和他随便聊了几句,然后匆匆离开小院,去了皇宫。

    也不知道皇宫中有什么大事发生,不过赵健待在小院中却也无聊的很。

    如此无所事事的过了一日,也无他人打扰自己。

    次日一早,一个穿玄色衣服的青年来到了院子内。

    经过下人的指点,他找到了正在院中独自斗蛐蛐、晒太阳的赵健。

    “你是清源盾宗的弟子吧?”见到少年的玄衣打扮,赵健便猜出了他的来历。

    “赵先生好眼力。”那少年一抱拳,说道,“掌门人有请赵先生来我清源山上一叙,不知赵先生意下如何?”

    “好啊,求之不得呢,听说清源山上的玉皇香茶叶很多,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赵先生随我前来,便知一切了。”玄衣少年答道。

    “好,那你在前边带路,我随后就到。”

    ……

    换了一身正经的打扮,不过两个小时的功夫,便由那玄衣少年代领来到了清源山脚下。

    清源山,在大秦国帝都的南面,紧靠着帝都。

    不愧为东方五大宗门之一,整座清源山面积宽广,高山峻岭,一望无际。

    “掌门人就在山上等着赵先生您的大驾。”说罢,那玄衣少年腾空一跃,一下来到了半山腰。

    “喂,别扔下我一个人啊。”见那少年一下腾空飞跃至半山腰,赵健抬头向上一望,不禁感叹道,“实在好高啊。”

    “就这地方也上不去吗?”半山腰上,一个身穿玄衣的中年人向下看了一眼,不禁摇了摇头,“老陈,就这人搞定了苍无岭,这有点让人难以相信啊。”

    “禀报掌门人,就是那小子搞定了苍无岭,此事千真万确,若不是有那小子,只怕我等其他弟子此时已经命丧于黑血森林了。”

    站在身旁禀报的那老者正是陈飞亮,而那个身穿玄衣的中年人正是清源盾宗外掌门郑和宇。

    “就让我来看看那小子到底是什么来路吧。”郑和宇哼哼一笑,突然伸出一手,手成爪形。

    然后,一股莫大的吸力远手上的元气幻化而出,接着便听“嗖”的一声。

    赵健尚在措不及防之中,便一下被吸入了半山腰上,清源盾宗之前。

    “怎么回事?”

    赵健一愣,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之际,郑和宇、陈飞亮两人已经走了过来。

    “见过赵健小兄弟,昨日救命之恩还没好好谢过,今日以如此唐突的方式邀请小兄弟上山,实在罪过。”走上前来的陈飞亮一抱拳。

    “唉,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都是修炼界的,这种事不必放在心上。”赵健嘻嘻一笑,见陈飞亮走了过来,略感宽心,然后伸手一指他身旁那身形高大的中年人,问道,“这位是谁,怎么称呼。”

    “这位是鄙宗外掌门人郑和宇。”陈飞宇指着那身旁的中年人介绍道。

    “原来你就是郑和宇先生啊,你的大名可谓如雷贯耳,今日一见当真三生有幸啊。”笑嘻嘻的赵健热情的走上前去和他握了握手。

    “哪里,哪里,区区贱名,何足挂齿。”郑和宇被他弄得有点不好意思,本还想亲自试试赵健的底细。

    不过现在赵健这么热情,他自然不好意思,亲自出手打探他的本事了。

    至于赵健这么主动热情,当然是魂穿以前的职业习惯了,倒是现在魂穿了十年之久,他这个习惯也一直没改。

    “郑大哥,你谦虚了,对了,你让我来贵宗门有何贵干呢?”这时听赵健问道。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