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雪被江小余不在乎的态度气够呛,可转眼一看,胖子和马跃东都屁颠屁颠跟上去啦。

    尤其是马跃东,看都没看她这个所长一眼,江雪一跺脚,也咬牙跟了上去,倒是要看看江小余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江小余的幺蛾子可多啦,马跃东凑上来问怎么整的时候,他掏出电话来,贼兮兮的说:“别急,还缺点东西。”

    胖套儿见状眼睛一亮,凑着头看江小余拨弄手机,一看,乐了,是给眼镜妹吴幺妹打的。

    “喂,眼镜妹,哪能啊这不是想你了吗,哈哈还真有事求你,你那里有没有小的窃听器,别弄设备科的玩意儿啊,麻烦,对,你自己的就行,好咧回头让胖套儿请你吃饭啊。”

    胖套儿瞪了眼睛,捂着自己的钱包,气急败坏对江小余说:“孙贼,别打我的主意。”

    江小余嘎嘎怪笑,揶揄说:“就打你的主意,眼镜妹能看上你吗?”

    陶涛撇嘴说:“只要不是钱,其他都好说,胖爷我这一身肉啊,不值钱。”

    两人没羞没臊的互怼,马跃东凑上来说:“鱼儿,要窃听器干嘛,就听也听不着什么东西啊。”

    一旁江雪点头深以为然,这窃听工作可不是一天两天的活儿,弄不好蹲了两天,人都跑了毛都听不到一句。

    何况这还算好的,如果那牛贩子不是同伙,反告一个侵犯隐私罪,大家伙吃不了兜着走全得挨处分。

    江小余却不以为然,撇嘴说:“你电视剧看多了吧,还窃听,真要是蹲上两天,黄花菜都凉了。”

    马跃东一滞,不服气的说:“那怎么整?”

    胖套儿也好奇死了,不过他深信江小余一定有主意了,捅了捅江小余问:“鱼儿,麻溜的,怎么整你说清楚。”

    听了这话,江雪不自禁上前两步,凑到了跟前。

    江小余瞥了一眼,说:“兵贵神速,要的就是对方乱了阵脚,他们隐藏的越深,诈起来就越容易,你们等着吧,一会儿我主动让他联系同伙,一旦这孙子开口,董麻子那边的缺口就打开了。”

    三人听的眼睛一亮,这是个好主意,可操作起来太困难,眼睛就直往江小余身上瞄。

    江小余让三人直剌剌的眼光吓了一跳,说:“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搞个人崇拜啊?”

    江雪撇嘴打击说:“你别逞个人英雄就行。”

    江小余嘿的一笑,说:“打个赌怎么样?”

    “不赌!”

    “孬!”

    “你……”

    胖套儿和马跃东两个货对着眼吃吃的笑,他们算看出来了,江小余和江雪两人是怎么也看不对眼儿啊。

    正说着,眼镜妹到了,看得江小余和胖套儿瞠目结舌。

    看着从公务车上下来的眼镜妹,胖套儿张大了嘴巴,一脸羡慕的说:“行啊眼镜妹,这才半拉月,公务车都开上了,简直就是楷模啊。”

    吴幺妹剜了胖套儿一眼,说:“行了,少贫,哪有你们自在。”

    说着,把手里一小纽扣递给江小余,拎着的大箱子却给了一脸苦涩的胖套儿,说:“鱼儿,我听说了你们的事儿,干的漂亮啊,你不知道,郝黑脸的脸都乐歪了。”

    听到郝黑脸这个称呼,江雪和马跃东忍的那叫一个痛苦,干脆都扭过头去,生怕自己笑出来。

    江小余瞥了嘴,说:“郝黑脸这段时间不好过啊,跑我这劈头盖脸凶了我一顿,我要是再不拿出点东西来,他非吃了我不可。”

    吴幺妹咯咯的笑,说:“要不,你也把我借调过来?设备科实在是太无聊了。”

    江小余听的直摆手,说:“别啊,就胖套儿和杜哥两人还都是偷跑过来的呢,回头我又得挨批评,这俩货还不定怎么交代呢。”

    胖套儿嘿嘿的笑,说:“不牢您费心,胖爷我跟上面打了招呼,现在是公干。”

    一群人让胖套儿得意的样子逗得忍俊不禁,吴幺妹说:“得了,干脆我也不回去了,好不容易出来,今天就看你大显神威抓坏蛋。”

    一句话差点把江小余臊了个满脸通红,直摆手说:“你们去车上等着,打开监听,我一会儿就回来,老马,你跟我走一趟。”

    一行人热火朝天的开始布置,有吴幺妹这个窃听专家在,这些都是小儿科,那娴熟的技术看得江雪羡慕不已。

    再说江小余,和马跃东两人贼头贼脑的来到农贸市场,到处都是粪便尿熏味儿,那叫一个呛鼻子。

    “就他?”

    两人装模作样看一头小牛犊子,江小余眼睛瞥向不远处一个牛贩子。

    马跃东点头,说:“就他,米老三,上次就是他给董麻子作证。”

    江小余咧着嘴笑了,说:“你回去吧,我去去就来。”

    马跃东急忙说:“别啊,我在这等着你,也好有个照应。”

    江小余拍了拍马跃东肩膀,说:“够哥们。”

    实际上江小余哪里知道,马跃东不肯离开是因为他好奇死了,如果就这么回去,他非让好奇给折磨疯不可。

    可就在这等着,马跃东也没看出啥来,就见江小余贼头贼脑的凑了上去,搂着米老三的肩膀耳语了些什么,然后低头又离开了,绕了老大一圈才回来。

    等江小余回到这里之后,米老三已经不见了,马跃东心里那个猫爪子挠啊,拉住江小余拖到一边问:“你和他说什么了?”

    江小余神秘兮兮的说:“我说他老婆跟人跑了。”

    说着,江小余看了看马跃东那目瞪口呆的憨样,嘎嘎怪笑向回走去。

    等马跃东回过味来知道被江小余涮了,江小余已经十米开外了。

    两人你追我赶,到了监听地的时候,恰好听到一阵清脆的铃声,江雪的电话响了,拿起来一听,脸色变得越来越古怪,看着江小余,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所长,怎么了?”马跃东急忙问了一句。

    江雪说:“一个备注为米老鼠的电话,一直不停的打董麻子的号。”

    胖套儿嘿了一声,说:“鱼儿上钩了。”

    江小余踹了胖套儿屁股一脚,笑骂:“去你丫的。”

    就在这时,监听设备里忽然传来一阵沙沙的声音,几人顿时安静下来。

    “喂,龚爷,出事了,董麻子被警察抓了,对,现在不知道什么事儿,电话打不通,我去打听打听,好,我叫上狗瘸子……”

    耶!

    一阵欢呼,几人击掌相庆,江雪目光古怪的看着江小余,问:“你怎么做到的?”

    江小余得意洋洋,那个欠抽,看得江雪眼睛直瞪。

    马跃东把他见到的一幕说了出来,可就是不知道江小余和米老三说了什么,竟让米老三主动透露了消息。

    一群人不怀好意的盯着江小余!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