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声哭泣是梨花带雨,让人我见犹怜,项羽的心都要化了,他想去扶嫣儿,可是他伸出手,却不好意思碰嫣儿,着急的说道:“姑娘快快起来,这样怎么行?救你出去,那是我应该做的!”

    李费白了项羽一眼没有说话,什么叫应该做的,付钱的还不是他,只是他到哪去找钱呢,头疼啊。

    嫣儿哭得可怜,项羽不大会说话,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他朝李费看去,想李费帮忙说几句,可李费好像没有看到看到一样,眼睛看向别处。

    没办法,他只得用自己蹩脚的话来安慰嫣儿。

    过了一会,龟奴带着一个三四十岁的女人走过来。

    这女人浓妆艳抹、长得很丰满,在以丰腴为美的唐朝,这个女人就是一个大美女。

    “这位小哥,我是她的郑妈妈,你可以喊我郑妈妈,你是要给我的女儿赎身么?”

    郑妈妈也就是老鸨,不过在这个时候,老鸨这个词还没有出现,要到明朝才出现。

    郑妈妈脸上笑得好像一朵花一样,她朝李费和项羽看去,就好像看两堆金灿灿的铜钱一样。

    李费坐在那里,眯着眼说道:“我想给这位姑娘赎身,不知道要多少钱?”

    “不多,不多!”郑妈妈笑眯眯的说道,“当初我花了五百贯将她从买来,给她好吃的,好喝,给她穿好的、戴好……”

    项羽听到郑妈妈这么说,眼睛都直了,五百贯啊,他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李费打断了郑妈妈的话,问道:“好了,知道你花了很多心思,说吧,你要多少钱?”

    郑妈妈伸出一个手指头,项羽见状问道:“一百贯?”

    郑妈妈笑眯眯的说道:“小哥您开玩笑了,就算我不赚钱也不能亏啊!”

    项羽一想也是,红着脸低下了头。

    “一千贯吗?”李费问道。

    “还是这位小哥好眼力,正是一千贯!”郑妈妈说道,“奴家原本开价两千贯,不过听说有人一眼就看中我家嫣儿,我也就不为难她了,难得有个痴情的人一眼看中,奴家索性做个好人,只要一千贯,赚的少点。”

    项羽的脸色煞白,一千贯啊,不仅他没有,李费肯定也没有。

    李费毫不犹豫的答应道:“没问题。”

    “小哥果然是爽快人,钱呢?”郑妈妈笑眯眯的说道。

    “一千贯这么重,我怎么可能带在身上,不如你派人和我一起回去拿吧。”李费笑眯眯的说道。

    李费说这话的话时候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好像身上真的有一千贯一样,可是项羽知道,李费根本没有那么多钱,他一脸疑惑的看着李费,不过没有说话。

    “可以,奴家这就派人和小哥一起回去,等一千贯钱拿来了,人你就可以带走了!”郑妈妈说道。

    “这么麻烦干嘛,我带着人一起走好了,到了我家里,你们拿钱走人!”

    “这样……似乎有些不大好吧,好像不符合规矩。”

    “难道你害怕我不给钱不成?”李费故意说道。

    郑妈妈捂着嘴笑道:“小哥哪里的话,怎么会呢,只是这是大老板的规矩,我们可不敢违抗,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我们这种身在贱籍的人,说打死就打死了,也没人怜惜。”

    龟奴在之前悄悄推开,他回来的时候,身后跟着几个五大三粗的护院,看来是在防止李费暴起抢人,毕竟李费和项羽看上去那么强壮,没准是个高手。

    李费凑到项羽耳边,问道:“如果让你出手,你有几分把握能把那女子抢走。”

    项羽摇了摇头说道:“一分把握都没有,那两个过来的人,其中一人是论道初期的高手,我打不过,更别说带着你和那女人一起跑了。”

    李费有些郁闷,早知道应该带袁天罡一起来的,他眼珠一转,说道:“那也没事,郑妈妈,我让他回去取钱,我陪你在这里,你将文书准备好,如何?”

    “没问题。”郑妈妈笑道,只要李费能够付钱,什么都好说,她对龟奴说道,“你去将嫣儿的卖身契拿来!”

    “诺!”龟奴答应了一声说道。

    李费对项羽说道:“你回家,去找袁老头来,让他带足钱过来赎人。”

    “袁道长?袁天罡怎么会有这么多钱,李大哥,你没开玩笑吧!”项羽愣愣的说道。

    “你个笨蛋!”李费骂道。

    李费当然不是让袁天罡来付钱了,他是让袁天罡来抢人的,可项羽这个憨货竟然就这么说出来,就算袁天罡真的来了,他们将人一藏,那还抢毛线啊。

    郑妈妈的脸顿时就变了,怒道:“没钱,没钱你倒什么乱,胡闹!你们拉人进来,也不看看他有没有钱么?”

    拉人进来的那个龟奴去拿嫣儿的卖身契了,自然没有回答郑妈妈的话。

    郑妈妈见没人理他,觉得面子很不好看,冷着脸对李费说道:“这位小哥,要想在奴家这里找姑娘,先拿钱,十贯钱!”

    项羽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闯祸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李费脸色很厚,面不改色的说道:“你真的以为我没钱么?”

    “不是么?”郑妈妈上下打量着李费,说道,“我看你全身上下没有一样值钱的东西吧。”

    郑妈妈身后的两名护院往前走了一步,虎视眈眈的看着李费和项羽两人,一股压迫感顿时逼了过来。

    李费看到这情况,知道自己不适合留下来了,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亲自回去拿钱,你将卖身契准备好!”

    郑妈妈冷笑道:“放心好了,潇湘馆这么大,可跑不掉,你随时来,奴家随时欢迎。”

    李费对着项羽说道:“我们先回去。”

    他拉了项羽一把,可是项羽站在那里根本不动,他皱着眉头说道:“老项,先回去,回去之后,我让袁老头带钱来赎人!”

    “我不回去。”项羽突然固执的说道。

    李费差点没被气死,要不是为了项羽,他也不会想到这么一个点子,要将人抢走。

    “你不回去干吗?”李费问道。

    “回去你也没钱为他赎身。”项羽看着郑妈妈,非常坚定的说道,“郑妈妈,我没钱,但是我想替她赎身,只要能够替他赎身,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