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嘴上带着怨毒的笑容,看着男生指的方向。

    “轰!!”一辆公交车像个失去理智的野兽,在公路上横冲直撞!

    可以看到,公交车里面一群疯狂的丧尸们正撕咬着幸存的人类,血迹溅的到处都是,公交车内部已经好似被血洗过了一样!

    “不要啊!!救救我!”“妈妈!”“该死的!好疼啊!”.......

    男女老少,不同的声调不同的内容,带着相同的战栗与惊悚演奏出一首地狱奏曲!

    “啊啊啊啊啊啊”一只中年妇女模样的丧尸,正狠狠地咬在开车的公交车司机的脖子上,即将死亡的绝望和剧痛已经冲垮了这个司机的理智,脚上死死地踩着油门,公交车轰鸣了一声,速度再度飙升!

    “看你们还不死!!”紫藤眼睛里射出一道疯狂的光芒,现在他们由北向南正停在一个十字路口边,而那辆失控的公交车方向则是自西向东,在车里的他们自然是安然无恙。

    赵子赋他们则不然!

    他们本就是打算在这个路口更改路线,又被校车遮挡了视线,完全没有发觉到这辆‘死亡’公交车!

    “等你们发现了,下一秒就便成肉泥了吧!”紫藤心里想道,对于接下来恐怕会血肉横飞的场景,不仅没有恐惧,还有一种病态的期待感!

    “不行!我要告诉他们!”晴子老师看到自己的学生们即将面临危险,鼓起勇气想要冲下去提醒他们。

    紫藤眼疾手快,一把拉住这个有些‘不听话’的女老师,右手紧紧的捂住她的嘴,舌尖轻轻的在她脸上舔了一下,晴子老师的身体当时就颤抖了一下。

    “要乖乖的哦,紫藤我,可是不喜欢不听话的人呢”紫藤在晴子老师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话。

    晴子老师止不住的颤抖着,她有些察觉到,自己没有跟着下车,恐怕做了一个天下最愚蠢的决定!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救不了你们”晴子老师泪流满面,不知道因为是害怕紫藤还是对于自己的无能为力,或许,两者都有吧!

    “快了快了快了!”紫藤在心里疯狂的大叫着,看着赵子赋他们一点一点走向了那条死亡之路。

    “奇怪,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赵子赋心里感到有些不对劲“恩??快闪开!”

    就在赵子赋感到奇怪的时候,念力场的范围突然撞进来一个庞然大物!正是辆疯狂行驶的公交车!

    以这辆车的速度,就是赵子赋也是有些措手不及!只来得及抱起身边的毒岛冴子和鞠川静香朝一边躲窜。

    被赵子赋的一声大喊提醒了的众人也注意到了那辆公交车,一个个也是大惊失色,只能尽力的朝一旁跑开,可是以他们的速度,根本不可能躲开!

    “咣!”就在众人有些绝望的时候,那辆公交车突然撞到了横停在路边的一辆车,由于车速太快,车尾由惯性甩了过去,整辆车倒立在半空中,车头在地上摩擦了一段距离后,车尾砸了下来。

    这么一撞,小室孝他们完全脱离的这辆车的前进路线,然后.....

    砸向了躲得远远的赵子赋、毒岛冴子和鞠川静香!

    “????”赵子赋一脸黑人问号,阿爸都躲这么远了,你特么也能强行砸到我?

    在这样的生死关头,自己在意的人就在身后,赵子赋也顾不上隐藏实力,脚上用力,猛地撞向了砸过来的公交车。

    “阿赋!!”毒岛冴子失声喊了出来,在她看来,赵子赋就算再深不可测那也是个人类,在砸过来的公交车面前,人类真的太弱下了!

    “自寻死路!”紫藤看见赵子赋主动冲向公交车,也是愣了一下,随即脸上挂满了冷笑。

    赵子赋当然不是自寻死路,他还是有自己的底牌的,那就是念动力!

    一直以来,赵子赋都用自己强大的体质和武功来应对外界的挑战,其实武功也是半吊子,毕竟在‘逆星河’之后,赵子赋就把内力废掉重练了,现在内功方面可以说是从零开始。

    不过在《学园默示录》世界里,丧尸实力并不太高,光是赵子赋的体质就已经是怪物级了,连内功也是很少用到。

    但这不代表赵子赋就忘记了念动力这个自己最大的杀手锏!

    之前说过,赵子赋的念动力极限力量可以达到十吨,基本可以将一辆汽车捏扁,这公交车看着来势汹汹,其实对赵子赋一点威胁都没有!

    就见赵子赋在半空中,一脚踹向公交车,渺小的身体顿时爆发出恐怖的力量,金属的车身直接发出扭曲的声音,整体的车身直接被踹成了V字形!!

    公交车经受了这一脚也没了向前的趋势,在地上翻滚两下,停住了,这种人类自己制造的钢铁巨兽,在赵子赋手里就像一个塑制玩具一样可笑。

    赵子赋就着那一脚的力量骚包的在半空中做了个后滚翻,才安安稳稳的落在地上。

    周围都是惊呆了的表情,下巴感觉都要拖不住了。

    赵子赋很满意,这些人只是很震惊,并没有到怀疑人生的地步,说明赵子赋那番伪装还是有点效果的。

    的确,赵子赋为人做事怕麻烦,就喜欢简单粗暴,但不代表他没有脑子,大部分的时间,他都是心里有数的,除了吃撑了的时候,基本上别说脑子想事、心里有数了,说话都有点说不清,这是崔瑾瑜对他一生的黑点。

    念动力确切的来说是一种超人的能力,不说绝对,至少在明面上,赵子赋并没有在这个世界发现有类似的力量,伪装成肉体实力,是有很大必要的。

    就这个世界人的身体素质来看,不夸张的说,是有着那么一小部分的人是可以光凭身体做到赵子赋刚刚做到的事的,虽然少,但不是没有。

    可念动力呢?让赵子赋当着这些人的面,把公交车捏碎?

    有什么用呢?这帮人最后只能把赵子赋当做怪物,在现代,看见一个人抬起一辆车,可能会有一大帮人围过来鼓掌,参观大力士,可他要是用念动力举起一个小小的纸杯呢?

    这本就是两种不同的东西,有着本质的不同。

    何况现在,人多眼杂,还有一个基本上已经是撕破脸皮的紫藤在一旁,赵子赋不可能一点底牌不给自己留的。

    在享受众人看神一样的眼神时,毒岛冴子突然快步走过来。

    “阿赋你有没有事!”说着还要拉开赵子赋的裤腿,赵子赋眼疾手快,赶紧拉住了毒岛冴子。

    “没事没事,对你老公有点信心嘛”赵子赋顺势抱住毒岛冴子,轻轻的拍着毒岛冴子的背部安慰着,心里暖暖的。

    “下次不要做这种危险的事了!!我宁愿和你死在一起”毒岛冴子死死抓着赵子赋的衣服,自从和赵子赋在一起后,她越来越不像以前大家闺秀的样子了,变得有点小女生起来。

    看着毒岛冴子样子,赵子赋只能一边苦笑一边安慰她。

    “赋哥,你可真厉害!”危机过去,卓造跑了过来,满脸都是兴奋,身后还跟着小室孝他们。

    “还好还好”看见人围了过来,毒岛冴子从赵子赋怀里跳了出来,擦了擦眼睛,背过身子,不想理赵子赋的样子,看来还是有点生气。

    “有赵子赋学长这样的厉害的人物,想来我们也会安全多了”井豪永也围过来,一直以来井豪永存在感也比较低,一来他还是比较偏冷静型的,二是和别人也不太熟,赵子赋也总是忽略他。

    看到赵子赋的动作,就算是井豪永也忍不住说了一句。

    “没什么,不过公交车里的丧尸好像要出来了,我们还是赶路要紧!”赵子赋谦虚了一句。

    “恩!”其他人也没有多说,快步跑起来赶路。

    刚跑起来的赵子赋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停下来,远远的向着校车里的紫藤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可恶可恶可恶!!!”在赵子赋跑远后,紫藤终于忍不住了,粗鲁的掳过身边的一个男生,满是青筋的双手卡住这个男生的脖子。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这样都不死!!!”紫藤表情扭曲着,口水喷了那个男生一脸。

    那男生痛苦和窒息感不停的冲刷着意识,双脚在地上胡乱的蹬着,试图掰开紫藤掐住自己脖子的手,但面对失去理智的紫藤最终还是徒劳。

    “老,老师,我,我不是,赵子赋学长”男生一双眼睛渴求的看着车里其他人,可惜,这里面最有勇气的晴子老师也已经被紫藤吓到了,其他人更是和鹌鹑一样窝在自己的座位上瑟瑟发抖。

    最终,那双渴求的眼睛失去了神采,身体也不再挣扎。

    紫藤松开手,整理了一下衣服,脸上又挂起那股虚伪的微笑,只是骨子里多了一股残忍。

    “同学们,我们的旅途,开始了,你们,期待吗?”紫藤嘴角裂开一个可怕的弧度。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