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风起,透过楼层的小窗,像一只小鹿轻轻钻进房间,跳跃至每一处停落,尘起又尘落。迷蒙了人的双眼,也迷蒙了人的心。风刮过的地方,似不带走一片痕迹,却处处留下印像。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除了选择合作,似乎也没有其它任何办法。我望着阮总:“不知道,阮总想怎么样?”

    窗外又是一阵冷风吹进来,阮总示意将中年男子,推回房间,以免感冒了,同时不忘深深的亲了一下男子的额头。等她做完这一切,她才回过身来,对我说道:“其实夏师傅也别介意,刚才我有些失礼了?”

    什么嘛,这个女人太神秘莫侧了。刚刚明明在威肋我,现在又跟我道歉,实在让人难以揣摩她的心思。不过回过头来想想也对,如果不是她这么强势的女人。又怎么会架得住这么大的场面。

    阮总又重新坐在了沙发上,很熟练的泡起了功夫茶:“夏师傅请喝茶”。

    既如此,又何必客套呢。我和布袋坐了下来,一直到茶泡好,我们三人都没有讲过一句话。只有茶杯与茶叶发出的茶花鸣声。

    品了第二道茶后,阮总从书桌处拿出一包烟来,随手递给我一支:“我知道夏师傅会抽烟,我这里不介意烟味”。

    我接过她递来的烟,对于烟,我从来不会拒绝,更何况是女人的。她也随手自己点上一支,吸烟的女人我见得多了,但像她这么优雅的,我第一次见到。

    “其实夏师傅说的对,如果我要一个人的大脑,买十个二十个都不是问题”阮总轻轻的吐了一口烟,烟雾慢慢弥漫过她的双眼。似有泪花浸过,但很快就消失了:“只是小杰的大脑,其实是很健康的,也是个聪明的孩子”。她口中的小杰,应该就是刚才那个中年人了。

    “哦,那又为何得了这种病?”我很奇怪。一个只有百万分之一的病症,发生在一个年轻人的身上,确是上天太残酷了。

    “其实这一切,都要怪我”阮总低下头,似在沉思,又像是忏悔:“那一年,小杰的爸爸因为欠下巨额的债务,选择跳楼自杀,抛下我们母子,一个人西去。我就发誓,我一定要让小杰过得更好,我收拾起小杰爸爸留下来的生意。全身心的投入到重振他爸爸的事业当中。却忽视了小杰的教育”。

    她停顿了一下,抽了一口烟,接着说道:“小杰从小就聪明,可是由于我经常不在身边,在他十五岁那一年,碰见一个奇怪的男人,男人拿出一只死的小鸟,骗小杰说可以将这只死的小鸟变成活的,小杰不信,于是那个大叔,就亲自示范了一次。果然小鸟复活了”。

    “哦,有这么神奇”我听了也不禁感到神奇。能有起死回生的本事,只有神仙才能办得到吧。

    “哈哈,夏师傅也会信这种鬼把戏吗?”阮总笑着问我。

    我摇摇头:“起死回生,很难”我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但不肯定没有这种事。

    “如果是以前的我,我肯定不信”阮总也跟着摇摇头:“可是小杰信了,小杰见到复活的鸟儿,就求那个大叔,能不能把他爸爸也起死回生”。

    “嗯,如果我是小杰,我也会这么求他”我点点头,布袋也参和进来:“是不是您太忙了,一直没机会陪小杰?”

    “是啊”阮总叹了口气后,语气却急转而下:“但更可恶的是那个男人,那个神棍”

    “此话怎讲?”

    “他居然骗小杰,说只要小杰拿出身上最宝贵的东西来交换,就能换回他爸爸起死回生”阮总狠狠的说道,那本来一直都很漂亮的脸,都因此而扭曲了,似乎眼前的我们,就是那该死的男人。

    “最宝贵的东西?”我并没有被她扭曲的脸吓道,反而接着她的话说下去:“不会是小杰的聪明吧?”

    “夏师傅说的对极了,小杰这个傻孩子,为了他爸爸,什么都愿意”阮总说到这,再也忍不住了。眼泪慢慢从眼角滑落下来。布袋非常迅速的从身上掏出一方纸巾,递给阮总,这小子,我总是很佩服他这一点,讨好女人的本事,远比卖力干活来得快。

    “后来我回来以后,小杰很开心的告诉我这件事,说不久,爸爸就要回来了,我还以为小杰是开玩笑,可是没多久,小杰的脑子就开始长出像木头一样的植物”阮总越讲越伤心,慢慢的再也没忍住。开始抽泣起来。

    “像木头一样的植物,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我若有所思,木头人。

    “我带着小杰看了好多医生,中国的,美国的,可是这些个庸医得出的结论,居然是神经纤维瘤病ii”。

    “这件事,在科学上,也是讲不通的,但他们总要给你一个答案”我笑了,有些事不是所有科学都能解释的。

    “嗯,所以我请夏师傅来,是请夏师傅帮忙押解我儿子的大脑”阮总擦干眼角的泪水,终于将主题思想讲了出来。

    “你儿子的大脑?”我问道。

    “是的”阮总点点头:“我知道夏师傅可能没办法理解,但我想押解的就是小杰的大脑,将他的大脑安全押解回来。同时再送那个该死的男人上路”。

    “押解回小杰的大脑,我可以理解,但能不能送那个男人上路,我办不到?更何况我都不知道那人在哪里?”我笑着回答。

    “我知道阮总的意思,其实押解小杰的大脑,就是押解小杰的命运,老板,我说的没错吧”布袋不时好歹的打断了我正要拒绝的回话。似乎在提醒我,阮总的要求并未超出我们的工作范围。

    “可以这么理解,押回小杰的大脑,小杰就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有阮总这么大的身家,后半辈子大概也不用愁了。”我瞪了布袋一眼。总感觉他像是阮总的什么人一样。怎么老帮着这个女人。

    “那就真是太谢谢夏师傅了”阮总不仅是个精明的生意人,也绝对是个精明的女人。阮总站起来伸出一只手:“希望合作愉快”。

    我也站了起来,但并没有握她的手,只是强调了一句:“我不知道你儿子的大脑在哪里。我也没办法给你押送,您看看还是另请高明吧!”

    “这一点请您放心”阮总笑道,同时对着门外的大汉吩咐道:“去把向左向右叫进来”。

    我和布袋对看了一眼,向左向右,什么东西。不一会,进来一男一女,也是黑西装的打扮,只是女的显得更英姿飒爽。男人刚猛威武。二人走近阮总身旁,轻声问好阮总。

    阮总点点头,向我介绍道:“这两个是同胞兄妹,一个叫向左,一个叫向右。是我从孤儿院领养回来,他二人都受过严格的训练,希望可以帮得上夏师傅”

    “安排两个人给我当帮手,说是帮我,实际上是监视我,是吗?”我望着这两人,从发达的肌肉来看,应当是一等一的格斗好手。

    “夏师傅见笑了”阮总笑道:“从今天起,你们一切都听夏师傅的,不管任何要求”。

    “是”两人点点头。同时走到我身边。

    我笑了“不管任何要求,那要是我现在叫他们帮我救莹莹,也是可以的罗”

    “这个吗?当然可以”阮总似有疑虑,但仍然点点头。

    幸亏我还不是笨蛋。阮总拿出一张纸条:“这个男人的位置,我写在了纸上,以及如何进去找这个人的方法,我都记录好了,请夏师傅务必帮忙”。

    “哦,既然你都弄好了,为什么不自己去?”我接过纸条,仍然想推托。

    “这个嘛,主要是我们近不了他的身。除了您”阮总又伸出左手:“希望夏师傅,马到成功”。这一次我仍然没有去握她的手。倒是布袋急忙伸出双手,握住了阮总的手:“一定,一定,那没什么事,我们就先回去了”

    “等等,我还有一个要求”我望着阮总,虽然事已至此,已无拒绝之法。但我仍不放心莹莹身在这里。

    “夏师傅请说”

    “让莹莹的电话,保持开机,我希望随时随地能跟她联系,在我回来之前,若是让我知道莹莹受一点委屈的话”

    “这一点夏师傅绝对放心,我用性命担保,若是莹莹姑娘有一点差池,夏师傅尽可来取我性命,我绝不说半个不字”阮总斩钉截铁的回答我。

    望着这张漂亮的脸,我真的不知道她说的话,是否可信。若是不信又能怎么样呢,低头看见布袋仍抓着阮总的手,沉肩用力撞了一下布袋:“该走了”。

    布袋似仍意犹未尽,只到我撞得他身体一歪,方才放开她的手。我们告别了阮总,走出了酒店的大门。

    酒店大门外,已经很晚了,初秋的夜晚,温度下降的很快,风一阵又一阵的吹过,我抬头看看天,是不是要下雨了。脖子凉的紧,我提了提衣领,突然想到,早些时候就该买一条围脖的。莹莹不在了,也不知道谁会帮我去买呢。

    “夏师傅,天气冷,我们开车回去吧”身后传来女人的声音。我回头看是向左和向右。他们还真是听话。我打量了他们良久,问道:“你们谁是向左,谁是向右?”

    女人笑道:“我哥哥是向左,我是向右。”

    “哦,那向右,你跟你哥坐一辆车,我和布袋做一辆车。然后在我家门口汇合”说完,拉着布袋上了一辆酒店的出租车。只留下向左和向右站在原处。我实在不喜欢有人跟着我。更何况还是两个陌生人。

    上了出租车,布袋还一直看着自己的双手,我问道:“怎么样?”

    “不错,皮肤很滑”布袋喃喃道。

    “废话,我问你对这件事怎么看?”我奇怪他居然对一个老女人感兴趣。

    布袋这才反应过来:“没怎么看,只是他儿子推出来的时候,我以为是她老公,而且她还叫他先生,看来她没有老公啊”。

    我一巴掌就扇了过去:“人家有没有老公与你有什么相关,她叫他儿子作先生,又怎么了,很多人还管自己女儿叫小老婆呢?”

    “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她好可怜”。布袋应该被我这一巴掌打醒了。

    “好了,我问你,你是怎么牵到这条线的?”见他终于恢复了正常,我问道。

    “不是我牵的,是一个女人牵的”布袋望着我回道。

    “一个女人”我奇怪的问道:“什么样的女人?”

    “很漂亮的一个女人?”布袋又进入了幻想状态:“如果让我再见到她,我一定要找她要电话号码?”

    “你别作梦了。你说是一个女人,有什么特征没有?在哪里碰到的”

    “昨天在酒吧认识的”布袋低下头,似努力回想着什么:“我本来打算带她去更嗨的地方,她却告诉我说有一桩生意可以赚大钱,然后留了一张纸条给我,让我按照纸条的方法去找这个人。说是如果我照做了,下次就能再见到她。”

    “那纸条上的人,就是阮总”我摸了摸下巴的胡子,这是个坏习惯。

    “不错”布袋回道:“如果说这个女人有什么特征的话,我只能说太漂亮了,太漂亮了,比刚才那个阮总还漂亮,不过我想如果阮总再年轻一些,可能跟她有的一拼”。

    “我问你特征,你在说人家漂亮,有没有什么更具体点的?”我火了,这小子怎么整天都是女人,女人。

    “具体的特征啊,我想想”布袋又开始抱脑袋,他双手捂着脸的时候,特像一只猩猩在洗脸,怎么会有女人看上她。我真是奇了怪了:“有了有了,她身上有一种香味,很香,像是,像是”

    “像是什么?”

    “像是,对,是玫瑰的香味,特别浓”胖子跳起来,差点没吓到出租车司机。司机大吼道:“大哥你慢点啊,我这车可经不起你这样捣”。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