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已是深夜时分,大坂城内的许多下人们都早已歇息。

    整座城池在这个时候显得很是安静。只有时不时出没在走廊的巡夜武士的脚步声以及他们手中所提的灯火会为宁静的夜晚增添一份人们若有若无的存在感。

    早已熟悉这座城池的秀光三人非常顺利地避开了巡夜武士们的目光,靠近了秀赖现在所在的地方。

    虽然现在是深夜,但是秀光知道兄长秀赖一般这个时候仍然会在书房之中阅读各式书籍。

    所以他们并没有前往秀赖的房间,而是直接向着秀赖的书房处走去。

    绕过了许许多多的巡夜武士,拐过了许许多多的走廊,他们终于到达了书房的门口。

    不出乎意料,此时在门口负责看守的,还是秀赖的近侍木村重成。

    察觉到了数人的接近,重成拧紧了俊气的眉毛,将手缓缓地伸向了腰间的武士刀,将其抽出了大约三分之一的长度。

    “……喂!重成!是我们!”

    秀宗走到了前面,压低了声音向重成挥了挥手,示意他马上把手中的刀收回去。

    “……是你?”

    重成看到来人是秀宗之后,抽刀的速度稍稍停滞了一会,并且将手离开了刀柄。但是他在过了不到几秒钟之后又马上手重新放回到了刀上。

    “……伊达秀宗,你深夜前来秀赖大人的书房处,到底想要干什么?”

    重成用着警惕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秀宗,完全没有放松警惕。

    “……你这个家伙还是一如既往地敬业呢。”

    “……只是保护秀赖大人的安全罢了。伊达秀宗你到底作何来意?”

    秀宗忍不住回敬了重成一句。重成也不甘落后。

    虽说两人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但是现在的气氛跟三年前吵嘴的时候没多大区别。

    “……算了。今晚我可不是来跟你吵嘴的。”

    秀宗强忍着与眼前这个顽固的敬业少年拌嘴的冲动,正正经经地走到了他的面前。

    “我们今晚前来,是有重要之事要同秀赖大人说。”

    “……‘我们’?”

    注意到了秀宗的正经语气以及他话语中的“我们”,重成忍不住向秀宗的身后望去。

    “重成,秀宗没有说谎。是我有要事要向兄长大人报告。”

    秀光往前走了几步,在微弱的火光之下显出了半个身影。

    “……秀光大人?”

    重成在确认了来者的身份之后,有些惊讶地睁大眼睛。

    “您为何会在深夜来此?”

    虽然嘴上还这么问着,但是重成马上把已经抽出大半的刀刃收了回去,然后恭恭敬敬地垂下头,向秀光问好。

    “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向兄长大人报告。是真的。”

    秀光如实回答,

    “因为此事的重要性已经到了不能让除了兄长大人以外的任何人听见的程度,所以我才会特意选择在现在这个时间来访。”

    他说完之后,看了看重成的脸,又补充道:

    “如果兄长大人非常信赖重成你的话,我也容许重成你倾听此事。”

    察觉到了秀光话语中的郑重与认真,重成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我知道了。现在就禀报秀赖大人。”

    他起身,然后慢步踱到书房的拉门前,轻敲了几下,然后小声地呼唤道:

    “秀赖大人。秀赖大人。秀光大人深夜有事前来拜访了。”

    很快,拉门内侧传来了秀赖的反应。

    “……秀光?……快让秀光进来吧。”

    在得到了主君的同意之后,重成在一边拉开了拉门,恭敬地让秀光三人进入了书房内部。

    秀赖的书房还是老样子。

    堆满的各种古今书籍,整齐叠放好的写满了各式笔记的纸张。味道也是一如既往的馨香,似乎是用过什么香薰的样子。

    因为是看书的书房,所以房间内部的灯火意外的充足,使深夜的书房显得十分亮堂。

    “由、由我负责在外面守着吧。”

    尚长今晚意外的勇气十足,竟然自己主动请缨去外面为大家监视。

    重成虽然说明那是他的职责,不必劳烦尚长。但是却被尚长很严肃地拒绝了。于是他便坐在了书房内,等待着倾听秀光要说的“重要之事”。

    “秀光,来这边坐下吧。”

    兄长秀赖现在正在桌案前翻阅着一本和歌集。他在看到秀光的身影之后,很高兴地朝弟弟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坐下。

    秀光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小步走到了秀赖的桌案前,坐了下来,然后下意识地望向了秀赖手中的这本书籍。

    “啊,这是阿千曾经想要与我一同分享的书籍。是一部很不错的和歌集哦。”

    察觉到了秀光望向他手中的书籍的视线,秀赖便顺势这么解释道。

    秀光看到了书籍上面所书的名字,知道了这部书原来是一部名为《新后拾遗和歌集》的书籍。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要的东西。秀光摇了摇头,把思考着这部和歌集内涵的念头从脑子里暂时去除了。

    “怎么了?”

    秀赖放下了手中的和歌集,朝着秀光望过来。

    “怎么在这么晚的时间突然有事要找我啊?”

    虽然表面上没有惊讶之意,但实际上秀赖对于秀光的来访还是非常惊讶的。

    毕竟弟弟秀光深夜前来找他这种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嗯……”

    因为紧张的缘故,秀光的声音有些吞吞吐吐。

    他不停地揉捏着裙裤的下摆,以转移疏解自己心中的不安与焦虑。

    “其实……是有几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要跟兄长大人您说。”

    光是说到这里,秀光就觉得自己已经有些喘不上气来了。

    “是吗?是什么?”

    看到弟弟的吞吞吐吐,以及那莫名正经的表情,秀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微微眯了眯眼睛,继续询问道。

    一旁的秀宗有些担心地往前探了探脖子,内心同样紧张。

    “是……有关近几年发生的一些事情的……里面的事情。”

    秀光带着万分的紧张,但终究还是将想要表达的话语含蓄地说了出来,为今晚的进程拉开了序幕。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