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太偏僻了,你一个小孩子还是不要一个人来。”晓儿忍不住提醒道。

    “以前我都是和我娘来的。姐姐,哥哥咱们快点采吧!”小男孩说完便开始采蘑菇。

    听了这话晓儿便没有再说什么。

    晓儿要的是菌种,所以她拿起小铲子,将蘑菇和它四围的腐叶泥土都铲了起来,放到篮子里。

    每个种类只铲一铲子。

    小男孩见状奇怪地问道:“姐姐,你是想种蘑菇吗?”

    “你怎么知道的?”这孩子真聪明。

    “我娘亲有时候也会把一些菜挖起来种到另一块地上。”

    “真聪明!”晓儿忍不住赞道。

    “可是……”小男孩有些欲言又止。以前他都试过挖些蘑菇回家种,可是娘亲说蘑菇是种不活的。

    事实也证明的确是种不活。

    “你是想说这蘑菇种不活对吧?”晓儿见他这副纠结的样子,干脆帮他将话说了。

    “你怎么知道?”小男孩瞪大了眼。

    “我看出来的,你怎么想全都写在脸上了。”晓儿一边四处寻找她知道能食用的菌类一边说道。

    上官玄逸也帮忙铲,只是并没有开口说话。

    “那你为什么还种?”小男孩摸了摸自己的脸,有这么明显吗?

    “这蘑菇不是不能种,只是以前大家还没找对方法罢了。这世上所有的事情都是有解决办法的,就看谁能找到解决的办法罢了。”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若有所思。

    小男孩却是将信将疑,“那你种出来了?”

    “没有。”晓儿老实地摇了摇头。

    晕!小男孩忍不住翻了一起白眼,说得那么深奥,原来是吹的。

    晓儿也没在意小男孩那白眼,到时候他就知道了。

    事实胜于雄辩!她喜欢用事实说话。

    晓儿将这里能食用的蘑菇种类全挖好后便招呼上官玄逸走人。

    晓儿看了一眼上官玄逸挖的蘑菇,然后又看了一眼上官玄逸满手泥巴,都不忍心打击他了。

    小男孩跑过来看了一眼大声喊了出来:“哥哥,你挖的全是毒蘑菇!你怎么这么厉害,一样能吃的都没有挖对。”

    听了这话晓儿很不厚道地笑了出声。

    上官玄逸脸黑了黑,站了起来拍了拍手,“毁了!免得害人!”

    小男孩听了这话才恍然大悟,“哥哥你想得周到,你心底真善良。”

    上官玄逸听了这话脸色好看了点。

    晓儿忍不住翻白眼,这小屁孩也太容易被忽悠了。

    上官玄逸看了晓儿一眼,晓儿赶紧将翻了一半的白眼收了回来,然后谄笑:“上官大哥是世上最善良的人了。”

    真是假的不能再假!

    “真的吗?”

    “真的。不然他会帮你们建桥吗!”晓儿无比认真地点头。

    “也对!”男孩听了也郑重地点了点头。

    上官玄逸没理会她们,径直离开。

    两人忙跟上。

    晓儿上马车前问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等我种出蘑菇时,我第一个教你种,以报答你今天带我去了这么一个好地方。”

    “好,我叫江山,大家都叫我山子!”小男孩虽然不信,但还是将他采的一篮子蘑菇递给晓儿:“送给你们。”

    晓儿也没推辞,笑着道谢,然后从马车拿出一袋一斤的肉干给他:“礼尚往来。”

    小男孩不知道是肉干,也笑着谢过,回家后却被自己的娘好生教育了一顿。

    晓儿和上官玄逸回到家门,却见管家指挥着人将两大袋东西往厨房里搬。

    几人见他们两人忙行礼。

    晓儿顺口问了一句:“什么东西来的?”

    “回姑娘,这是盐。镇上的盐价这两天飞涨,许多人都抢着买,我问过夫人便先买两包回来了。”

    听了这话晓儿和上官玄烨对视了一眼。

    晓儿点了点头对管家说,“既然这样多买些回来也好。”虽然意义不大。

    两人继续往里面走。

    “上官大哥,那东西什么时候去拿?”

    上官玄逸算了一下时日,“就这一两天。”

    晓儿点了点头,两人便没再说什么了。

    是夜,一名暗卫悄无声息的在上官玄逸的屋外求见。

    第二日小福子一早赶到。

    午夜,上官玄逸便拿到晓儿交给他的一份名册和一堆帐本。

    上官玄逸通宵再将名册确认一次无误后,将一个令牌交给小福子。

    小福子接过令牌后又快马离开了。

    上官玄逸这才躺回床上歇下。

    天将亮未亮,小福子拿着令牌敲着城门,大喊让守城士兵开城门。

    昏昏欲睡的守门士兵不耐烦地打开城门,然后看见一批士兵整齐有序地排列在城门口,吓得一个激灵,还以为有人欲要破城!

    小福子拿出令牌,士兵接过正反面认真看了两眼,确定没错,忙点头哈腰的大开城门。

    一千名士兵,悄无声息地包抄了谭府,胡府,江府……

    这个时候有些勤快的百姓已经挑着担子出门去卖东西了。

    见到这种情况吓得忙掉头回家关好门。然后又忍不住搬梯子爬到围墙上偷看。

    同一天,这样的画面却发生在整个闵泽皇朝不同州府,县城,甚至帝都。

    这些大户还不知道事情是怎样发生的,便被抄了家。

    这次全国共搜出私盐五十多万吨!各官员搜刮出来的民脂民膏更是数不胜数!

    皇上看着这些帐本,名单,契约文书等证据,雷霆震怒!

    万寿节将至,皇上素来以仁治国,所以这些人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右丞相被革职,全家壮年男丁贬为庶民被发配去开采煤矿,女的少的都列入奴籍!

    其它大少官员,商人,视情节严重情况而安排,发卖的发卖,劳改的劳改!

    开采煤矿,铁矿,开石,……

    闵泽皇朝正是百业待兴之际,将这些人关到牢里还要米饭养着,对于养尊处优的人来说,服劳役是最好的惩罚。

    既然以搜刮民脂民膏,置国家利益不顾,贬卖私盐来养肥自己!那余生便去服劳役,干尽天下最苦最累之事!为百姓,为国家贡献那一身国家和百姓养出来的油脂好了!

    贵妃娘娘跪在御书房外一天一夜,哭得梨花带泪,都没能让皇上改变主意。

    大皇子在屋里走来走去,仍然担心有不利自己的证据出现。

    虽然自己的母妃已经暗中命人让自己不要自乱阵脚。

    关于他的事,右丞相从来都是不留一丝证据的。

    但是他仍然是担心得睡不好,吃不好。

    以后没有丞相姥爷的帮助,他想坐上那位置更是难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