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埋头苦走,终于在半下午时看到了月牙弯的出口。

    几乎是突兀至极的转折,前方的山口突然一收,变得极其窄小。

    “啊……”呼啸的狂风中夹着尖细的惊叫声,一个修士刚走到出口处,就被骤然加大的风力吹得在地上翻滚,从柳清欢三人身边飞速掠过。

    严华默默地走到乐乐身后。

    “你干嘛?”乐乐瞪着他:“怕我也被吹跑吗?要是这里都过不去,还不如趁早退回去!”

    说完也不理严华,噔噔噔就走了过去。

    前面就是折度近直角的出口,只见她抬起一只脚,“砰”地一声落到地上,又抬起另一只,小小的身子晃动了两下,便稳住了。

    柳清欢收回担心的目光,现在要担心的是自己。他一直没用重力术,是生生靠着身法走到现在。

    他降低了些高度贴近地面,以防控制不住时也能及时应变。闭上眼睛,用身体去感受着风势。

    慢慢的,身周仿佛出现了无数丝线,密布着整个天地。它们在狂舞、在欢腾,轻柔飘逸却又雷霆万钧,无形无色却又无处不在。

    每根丝线都代表一缕风,它们合在一起形成大匹大匹的绸缎,而在这些绸缎中偶尔也有细小的空隙,以及错搭在一起显得杂乱的线,犹如漩涡一般翻卷而来。

    而这些空隙与漩涡,便是柳清欢可以利用的地方!

    乐乐两人已经走出很大一段距离,却发现柳清欢一直没跟上来,神识扫去,就见他闭着眼睛站在原地不动弹。

    “柳……”乐乐正要好,却被严华拉了一下:“柳道友好像在感悟什么,我们不要打扰他。”

    “咦?”这时,乐乐惊异地睁大了眼睛。

    只见柳清欢依然闭着眼睛,却突然动了。他在空中一点,脚下若有一股力轻轻一送,向左侧偏了一下,觅着看不到的一条道路往前飞跃,身形又转。

    他的动作轻灵飘渺,青色衣衫翩飞间,于狂风肆虐中竟显出几分清淡从容。

    “哇!”乐乐赞叹:“柳清欢的身法越来越厉害了。”

    “不只是身法的关系。”严华憨厚的脸上显出极认真的表情:“柳道友似乎已摸到了风之小境的边缘。”

    “什么?”乐乐一惊,看向自己的师兄。

    也许是因为环境的原因,啸风大陆的修士中带风系变异灵根的比例相比于云梦泽要高出许多,对风系法则的理解也更深刻。所谓风之小境,虽然还不到触摸到法则的境界,但也算摸到了一点门路。再往后还有风之中境、风之大境,然后才是天地法则中的风系法则。

    柳清欢本没有风系灵根,却因为凭虚御风诀,竟然自行领悟到了风之小境。他现在还未意识这点有多难得,全因其对《坐忘长生经》的理解还不够深刻。

    作为《坐忘长生经》心法筑基期所带的唯一一个法术,凭虚御风诀绝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柳清欢只是突然有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在越发凛冽的风势下更加轻松自如。

    三人过了月牙弯,峡谷又慢慢变宽,只是没有那么多乱石林立,变得开阔。

    他们转过一道弯,突然发现前方情况不对。

    “等等!”柳清欢对身后的乐乐和严华道。

    “啊,好多风仙子!”乐乐小小惊呼一声。

    前方的山谷,铺天盖地的灰色肉球从两边的山峰中飘来,“啪啪啪”全部绽开,扑了下来,而峡谷中有十几个修士正奋力挥舞着法器或法术。

    风仙子只是一阶中上品的妖兽,而这些修士全是筑基期,如今却隐隐有被淹没的趋势。

    一是风仙子的数量实在是太多,杀掉一波又前仆后继地冲来一波。二来修士首先要顶住的是谷中强劲的风势,行动十分缓慢。

    严华见此情形,迈开大步就想上前帮忙,被乐乐一把拉住:“严木头你干啥,那些人根本就没事,用得着你多管闲事?”

    严华摸了摸脑袋,呐呐地应了一声:“哦。”

    乐乐瞪他一眼,转向柳清欢:“怎么办?”

    “数量太多了,麻烦。”柳清欢道:“但要是退回去等,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

    几只风仙子晃晃悠悠地出现在他们不远处,三人反应迅速,同时丢出法器。

    他们的速度已经够快,还是有一只风仙子绽开。就见原本往那边飞的肉球,好些朝他们围拢过来。

    柳清欢手上掐诀,空中的金色葫芦如喷泉般电光四射。金色葫芦虽然级别不高,但对付一阶的风仙子绰绰有余。

    “看来我们只能冲过去了!”

    越来越多的风仙子奔向他们,柳清欢喊道:“你俩速度还能再快吗?”

    严华使着一支乌金色长棍,舞动间棍影连连,一扫就是一大片:“没问题。”

    “我也可以。”乐乐扬手洒出数个火球。

    三人聚在一起,各守一方,拿出最快的速度往前冲!

    越往前走,风仙子越多,灰扑扑的肉球啪啪爆开,想杀光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他们不求杀多少,只需要不被那些肉皮包住,脚上片刻不停。

    严华的攻击力自不必多说,让柳清欢意外的是乐乐,只见她一会甩出大片火云,一会又爆出篷篷金针,偶尔还会丢出数个水剑,五个系的法术全部使遍。

    “乐乐,你是什么灵根?”柳清欢惊讶地问道。

    乐乐忙不停地丢法术,嘻嘻笑道:“我是五灵根啊。”

    “啊?”

    严华接口:“我师妹虽然是五灵根,却是五行灵体,是修炼五行法术最好的体质。”

    “哈哈。”乐乐得意地笑:“我是不是很厉害?”又扮个鬼脸道:“柳清欢,你肯定以为那些人怕我是因为我爹吧?哼!才不是呢,他们怕的是我本人,哈哈哈。”

    柳清欢无语。乐乐说得没错,他之前的确如此作想。

    三人已经走到了这一段峡谷中段,风仙子几乎已经堆满了整个谷地,他们只能如破海一般一路杀过去。好在风仙子死亡后,会迅速干瘪缩小,身上更是一点血液都没有。

    乐乐干脆在三人周围形成一道火墙,隔绝了大部分攻击,漏网之鱼就由柳清欢与严华解决。

    他们的外围全部被风仙子包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缓慢往前移动的球体。

    至于谷中其他人,情况与他们也相差无几,已有人快要走到谷口。

    所有人都被风仙子埋了,所以没有注意到天空又飘来一个肉球。

    这个肉球足有洗脚盆那般大,体积是别的肉球的数倍。皱皱巴巴的表皮有两道细窄的裂缝,就如虚眯着的眼睛,射出干冷阴险的光。

    第一个大肉球出现后,第二个、第三个,陆续从各个方向飘飞而来。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