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你想贪墨我的东西?”聂晨面色渐冷。

    白绫脸上有些难堪,但还是咬牙抵赖:“胡说八道,这是古凤师兄送给我的,你凭什么说是你的。”

    “就凭这个!”聂晨哼了一声,心念一动。

    阴魂幡蓦然一震,其内传出嗡嗡之声,无数游魂瞬间涌出,向着白绫飞扑而上。白绫大惊,挥舞阴魂幡抵挡,却发现阴魂幡好像变成了死物,再无丝毫作用。白绫脸色一白,只好把阴魂幡抛到一边,抽出自己长剑抵挡。

    不过面对铺天盖地的游魂,她也没有能够抵挡的信心。

    “聂晨,不要伤她。”古凤见此,脸色也是一变,急忙阻止。

    “好,我不伤她!”聂晨轻哼,操控游魂在其身边一阵游走,偶尔还有几只冲下,向着白绫撕咬而去。但不等对方出手反击,那游魂又猛然飞起,加入大军之内。

    白绫精神高度集中,身体更是时刻紧绷,很快就让她感到阵阵疲惫。额头脸颊更是汗水淋漓,仿佛经过了一场大战一般。

    古凤看了几眼,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被聂晨一眼回瞪,乖乖的收了回去。他的心里清楚,这个时候在给白绫求情,可没有自己的好果子吃。

    白绫被压制原地,丝毫动弹不得,就连想要反击都无法做到。眼见这样下去,自己就要被生生熬死,白绫心中生出一丝狠辣。修为轰然运转,就要施展拼命禁术。

    古凤见此,脸色蓦然一变,急忙向着聂晨使了一个眼色。这个时候,若是把白绫必死了,恐怕会造成百灵门和天司门不死不休的冲突。

    聂晨犹豫了一下,伸手一招,把阴魂幡取在手中,轻轻一摇。游魂如倦鸟归林,眨眼间回到阴魂幡之内。

    白绫压力一松,沉吟了少许,终究没有把禁术继续施展。擦了擦额头冷汗,仍然向着聂晨怒目而视。

    古凤轻咳一声说道:“这洞天出现,绝非之前想象的那般简单,也不是咱们猜测的那种新洞天。这个变故很是重要,一定要尽快禀报宗门,否则原来越多的修士进入探索,只会白白葬送无辜的生命。”

    “好吧,我同意你的意见。”聂晨收回目光,不再与白绫敌对,坐到了古凤身边。

    白绫犹豫了一下,对聂晨还是有些忌惮,只好去到她两个师妹身边坐下。

    聂晨看了一眼古凤伤势,见没有恶化,心中稍稍一松。目光一闪,小声问道:“你的仙剑凤鸣找到了吗?”

    “没有。”古凤摇头,脸上带着些许郁闷。

    “会不会落到她的手里,要不要我帮你审问审问?”聂晨向着白绫努了努嘴。

    古凤想了想,最终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她。若真的在她手里,之前对敌早就用了,哪里还能会隐藏不用。再说那凤鸣乃是仙器,一般的储物单无法存放,若是在她那里应该早就露出痕迹了。”

    聂晨点头,觉得古凤分析还算有理,但凤鸣去了哪里,却成了一个谜团。

    几人休息少许,古凤就提议上路,毕竟这里危机重重,实在不适合久呆。聂晨没有意见,扶起古凤前行。白绫则是搀着两个师妹,跟在了身后。那两个师妹,此时对聂晨却满心感激,要知道之前她们都是自己走的,何曾享受过这番待遇。

    随后的一段时间,一切还算顺利,除了路边偶尔跑出几个不长眼的小修之外。他们各个门派都有,因为见几人非残即伤,这才生出趁火打劫之念。可惜他们找错了人,白绫正一肚子火气要发,他们直接成了她的出气筒。

    不过路上也遇到了不少自己人,其中有天司门的弟子,也有百灵门的修士。其中尤以百灵门之人居多,修为也要远超天司门弟子,其中大多是金丹之修。看到那些百灵门的修士,聂晨的脸上闪过错愕之色。

    “她们不都是女修吗,怎么出来了男弟子?”

    “百灵门只是女修比较多,又不是不收男弟子。”古凤解释道。

    “额,那好吧!”聂晨讪讪一笑。

    随着零散弟子的加入,她们一行人很快就到了几十人。人手充足之后,聂晨与白绫也腾出了手,由其他弟子接手照顾伤员。如此一来,速度快了很多,数天之后已经看到了洞天出口。

    只是看到出口的瞬间,众人脸上非但没有喜色,反而更添几分忧愁。在出口之上,一座庞大阵法笼罩在上,阵阵威压散出,给人一种强烈的压抑之感。众人试着接近,却被这威压瞬间轰退,别说接近破除,就算接近也成为奢望。

    白绫有些不认输,咬着牙强冲了一次,结果却是气血震荡受伤而回。她一个元婴尚且如此,更不要说其他的金丹筑基,连尝试都失去了勇气。

    聂晨目光闪动,试着走近了几步,发现自己身上的威压,要比别人轻上很多。聂晨猜测,这应该是自己本体为莲株的缘故。不过也仅此而已,她也没有办法真正碰触阵法,只能无奈的退了回来。

    看着眼前仿佛这无法逾越的存在,众人的脸上都多了几分绝望之色。尤其那两个伤残的女弟子,此时更是一脸惨白,有着一种想哭的冲动。

    金丹修士,残了也就残了,根本就没有办法恢复。除非她们的背景逆天,让宗门可以不计后果,用灵丹妙药进行温养。只是那个价值太高,根本不是普通弟子能够享受。

    在她们两个的心里,此时求的只是安全返回宗门,静静的养伤稳稳的生存罢了。

    “咱们怎么办?”聂晨皱眉,向着古凤问了一句。白绫没有开口,但目光同样落到了古凤身上,显然也是在等他的答案。

    古凤稍作沉吟,开口说道:“目前情况,想走是不可能了。但这阵法,乃是需要能量供应的,只要他的能量耗尽,就会自然崩溃。咱们只要坚持到这阵法能量耗尽,就可以安全退出。

    但最大的问题,这设立阵法之人,不可能给咱们时间等下去。咱们要想自保,就必须击中所有的力量,建立一个稳固的攻守同盟。”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