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家的管家是真的被震惊了,他想到过很多人,甚至想到过是凌少爷的父亲回来了,但是他都没有想到会是风芜月和林越。

    “管家,我们有事情想要拜访凌少,麻烦你了。”林越微笑了一下,表明了自己的来意和态度。

    凌管家一听,连忙回过神:“林少爷稍等,我这就去告诉少爷,要不,您先进来?”凌管家有些神经质了,一年前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就是面前这个笑眯眯的男人,当初牵着风芜月的手,声称再也不会踏进凌家一步。否则就死无葬身之地。

    虽然不应该迷信吧,但是这么重的毒誓就这样破了,真的不怕膈应吗?

    林越假装不知道管家在想什么,就算是死无葬身之地又怎么样,只要小姐想去的地方,刀山火海也要上。更何况,这年头还迷信的简直就是凤毛麟角。

    “那就麻烦管家了,我们进去等吧。”林越倒是无所谓,只不过心疼风芜月的身体,大病初愈,谁知道有没有什么病根什么的留在身上。

    风渡此时假装啥也不知道,他对这件事的映像在脑袋里为零,反正有林越呢,自己只要配合一下就行了,若是说一开始还因为婚约有点不自在,但是看见管家的表情,风渡反而被勾引出来了好奇心,他十分想看到天子剑的表情,还有那个小妖女。

    想必应该是十分的精彩吧、

    管家领着林越和风渡进了客厅,然后转身去找小妖女和天子剑。

    这种事情,他压根没有办法插手。

    而此时的天子剑正躺在床上,受宠若惊的看着对自己嘘寒问暖的妹妹端着一碗粥,略微笨拙的给自己喂食。

    “妹妹,你?你还生我气呢?”天子剑心里扑通扑通跳,这孩子该不会是被自己刺激傻了,投毒啥的,弄死自己吧?

    小妖女,也就是凌珞,闻言手顿了一下,然后不自在的看了一眼天子剑,端着碗不说话,随后天子剑就发现,小妖女穿的裙子上,吧嗒吧嗒的低下了几点水。

    卧槽?!水?

    天子剑立马吓到了,这哪里是水啊,这是小妖女在哭啊!

    “呸呸呸,我的错,妹妹,你别哭啊!”天子剑慌了手脚,自从十年前看见小妖女哭,之后就再也没有看见小妖女哭过,也许她其实哭过,但是她从来都没有在人前流眼泪。

    所以天子剑看到小妖女哭就是惊恐,上一次小妖女这样哭,就是母亲出事了。

    现在看见小妖女再次哭了起来,天子剑瞬间心慌了起来,说实话心里有点阴影了。

    小妖女一看天子剑着急的样子,就知道自己哥哥还是爱自己的。

    看见天子剑的样子,小妖女破涕为笑,就在这时,管家进来了,看见小妖女露出笑容,管家再次被吓了一跳,搞不懂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怎么一个个的都不正常呢,揉揉眼睛看了看窗外的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的。

    看见管家的样子,小妖女收了笑容,冷冰冰的站了起来,站在天子剑的旁边盯着自己手里的碗,不知道在看什么、

    “管家,什么事情啊。”天子剑一看就知道是自己的妹妹不好意思了,干咳了一声问道。

    管家一听,连忙说道;“少爷,风家小姐和林少爷来了,您看看是不是要见见。”

    凌天一愣:“风家小姐?林少爷,咱们家认识这两个人吗?”

    管家一看小妖女还是没反应,才接着说道:“就是风芜月风小姐。林越林少爷。”

    凌天一皱眉,什么风小姐林少爷,他确实听不清楚了,但是之前害的自己丢脸的风芜月他还是有很大的映像的。

    “这两个人来干嘛?不是说不来我们家吗?”天子剑看着管家,想了想,也有些好奇,点点头,决定还是见一下。

    “管家你去备茶,我见见他们。”天子剑看了看小妖女,后者会意,走出门去,而管家则是帮忙给天子剑穿衣服。

    天子剑穿好了衣服之后,小妖女也已经换好了衣服。

    林越和风渡坐在下面,听着楼上的动静,风渡因为灵魂的感知,对楼上发生的事情隐约听到了一些,但是他并没有跟林越讲,因为这种事情还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

    天子剑和小妖女一起下楼了,就看见楼下的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俊秀,女的标志,不算太陌生的两个人,但是气质却是改变了不少,特别是风芜月,天子剑看着她就像是看见了陌生人,感觉压根认不出来,但是陌生里面却有一股说不出的熟悉、

    这种熟悉的感觉,他说不出来,就是觉得很熟悉,好像是经常和自己在一起的人,但是看了半天,确定是没有交际的,更何况,这是风芜月没有错,他就算是跟红灯区的妹子鬼混,也没可能和风芜月有交际好吗?

    “哟,什么风,把风大小姐吹来了啊?”天子剑和小妖女坐在对面,小妖女为自己的哥哥倒茶,但是对面的两人却是直接被她无视了,那态度十分的明显,就是假装看不见,就是冷落你们,就是不待见,这作风,简直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是小妖女。

    风渡在小妖女倒茶的时候就有些好奇的多看了几眼,后者却是直接头也不回的盯着自己面前的空气,没错,就是盯着空气,那种怪异的感觉看的风渡头皮发麻,这小妖女,果然随时都不正常啊。

    其实天子剑比他更郁闷,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享受到这种服务。

    不过因为有外人在,他也不好说出来,只好假装没看见,努力无视,看着风芜月,神色十分复杂的问了一声:“风小姐有什么事情吗、”

    “唉,你果然没有认出来啊,你好,我是风渡。”风渡不知道怎么说,直接开门见山报了来路。

    “……噗!”天子剑一口茶喷了出来,小妖女手上的茶壶直接掉在地上,兄妹俩见鬼的看着向自己伸出握手姿势的风芜月:“你说你是谁?”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